天津助孕机构_天津助孕机构哪家好

“小姐…二小姐来了。”芯儿脚步匆匆的进来,脸色有些慌乱。 “人呢?”楚梦离神色淡定。 “这会儿还没进二门,正朝这边走呢!”说完小心的看了一眼陌轻尘。 楚梦离回过头来不...

“小姐…二小姐来了。”芯儿脚步匆匆的进来,脸色有些慌乱。

“人呢?”楚梦离神色淡定。

“这会儿还没进二门,正朝这边走呢!”说完小心的看了一眼陌轻尘。

楚梦离回过头来不客气道,“你进里面去。”完全是命令的语气。

“好。”陌轻尘痛快的答应起身进了里间。他一个男子出现在女子的闺阁里,传出去总会有麻烦。他不怕,却总要顾及楚梦离的。

“都快入秋了,妹妹院子里的花竟然开得也这样好,不像我院子里的都有些枯萎了。”楚梦蝶脸上带着笑意款款走来进来。

楚梦离用丝帕擦了擦嘴角,挥手让芯儿把桌上的早膳收拾了。“二姐姐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不咸不淡。

“瞧你说的,咱们是亲姐妹,自然是应该多走动走动的。”楚梦蝶看着桌上摆着两副碗筷,美目闪过疑惑。

楚梦离装作没看见她眼里的怀疑,“是啊!姐妹之间是应该常走动,之前都是姐姐们关心我,如今我身体好了,自然是会多去姐姐们那里坐坐的。”

芯儿收拾好桌子请楚梦蝶坐了又倒了新沏的薄荷茶。

楚梦蝶看着坐在那里语气并不热络的楚梦离,心下有些不舒服。总觉得楚梦离整个人的气质不一样了。以前那个默默无闻又软弱多病的小丫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耀眼,变得吸引人。想到陌轻尘对她的不同,心里又嫉妒的发狂。

“二姐姐怎么不说话?在看什么?快尝尝这薄荷茶。在这燥热的秋日喝薄荷茶是最好的了。”楚梦离看着她眼里的变化心里冷笑。

“啊?没什么?”楚梦蝶想到今天来的目的,喝了一口薄荷茶,努力压下心里的嫉妒又温和道。“我闻见妹妹房里有股药香,近日还在喝药吗?”

“是啊!母亲给的那株千年人参的药效果然不是百年人参可比拟的。喝完之后我身子轻快了不少。说起来还要多谢母亲呢!”楚梦离似笑非笑答道。

楚梦蝶听完嘴角笑意有些僵住,藏在袖子里的粉拳紧握。“呵呵….妹妹言重了,上次也是素锦大意了,拿错了年份的人参,不过父亲命人把她发卖了,她也得到了惩罚….”说到这儿似乎有些迟疑。

楚梦离端起茶杯不说话。

楚梦蝶看她不接话有些气闷,素手抚了抚耳边的碎发,“前两日我去看了三妹妹,家庙毕竟不能和她院子里比,她人憔悴了好多。”顿了顿看楚梦离脸上没什么表情又说道,“她也知道以前她做错了愧对于四妹妹你,如今在家庙整日的抄佛经呢!….嗯…妹妹可不可以让三妹妹搬回翠微苑里受罚,毕竟是女儿家,难免身子娇贵,家庙太清苦,她真的知道错了。再说我们毕竟是亲姐妹不是。”

“你今日来不是来看我,是为了楚梦霜求情的吧?”楚梦离放下杯子开门见山的问。

“妹妹,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你三姐姐吧!她是真的知道错了。”楚梦蝶伸手握住楚梦离的小手美目含着期待。

楚梦霜不在,自己就少了一杆枪使,要是能劝说楚梦离把人放出来,柳姨娘和楚梦霜那里不禁能赚个人情,传出去自己也是再添一笔美名。

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用这种眼神看着你,秋水盈盈,满目娇盼,哪个男子也没有办法说出拒绝的话吧!不过楚梦离不是男子,这招儿对她没用。

“这件事二姐姐你还要去求父亲才行。”楚梦离抽回被握住双手,“毕竟惩罚她的是父亲,让他去家庙的也是父亲,二姐姐来找我做什么?”

“那妹妹能不能去和父亲求求情?”

“二姐姐怎么不去找父亲?”

“这事与你有关,况且父亲当日说过谁求情就一起关进家庙。姐姐我也是有心无力啊!”楚梦蝶用丝帕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泪水又说,“我知道父亲最疼爱你,妹妹也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必定不会看着自己姐妹受苦,所以才想着来和四妹妹说说。”

先把高帽子给你戴上了,你要是不去求情你就是心胸狭隘了。

“父亲怕是不会听我的。”

楚梦蝶眼神闪了闪,“前几日在国公府妹妹也看到了,你和三妹妹的事传的京城里人尽皆知,我就怕因此影响了妹妹的闺誉啊!你若是能求得父亲把三妹妹放出来,这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你就是不为了三妹妹着想,也要为自己打算打算…”脸上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

“无事,反正已经影响了,我也并不在乎。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二姐姐也不必多说,楚梦霜做错了事,就应该收到惩罚,她才会长教训以后才不会做糊涂事。让她受些苦也是为了她好你说是不是?”

楚梦蝶看她说的是不会去求情了,当下脸色有些挂不住。本以为自己这样说了楚梦离总会顾忌些名声的,“三妹妹,做人还是留些余地的好,日后好相与。”

楚梦离笑道,“不劳姐姐费心,而且你已经说过这句话了,我今日还有事,就不留姐姐了。”

芯儿上前福了一礼,不太客气,“二小姐请!”

楚梦蝶脸色难看的出了怡和园,回到房间里砸了好些东西才平静下来。

画眉着人收拾妥当又到公中的大库房里领了东西添上了,一切轻车熟路,显然不是第一次做了。

楚梦蝶走后陌轻尘就从里屋出来了,“你这个二姐可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柔弱啊!”

“我知道!”楚梦离斜了他一眼,“受了伤就应该好好躺着,别走来走去的。”

陌轻尘一脸灿烂,魅惑一笑,“离儿是在关心我?”

楚梦离有一瞬间迷失,回过神脸色有点不好,口气的坏坏的,“别动不动就笑,你牙白啊!你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我头晕。”

陌轻尘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一上午都心情愉悦的逗弄楚梦离,弄得楚梦离频频炸毛。

躲在暗处的暗一看着自己家主子幼稚的行为,嘴角不停地抽搐。

不过中午喝药时陌轻尘就笑不出来了,楚梦离知道他怕苦,让仲夏在药里加了黄连。

下午暗二送来了许多密折,陌轻尘一本本批阅着,楚梦离睡了午觉就躺在软榻上看书,直到晚膳时陌轻尘才把那摞密折看完。

用完晚膳,楚梦离要给他换药。陌轻尘听话的脱了外衣。

陌轻尘宽肩窄腰,光滑的皮肤如玉般白皙,借着灯光发出温润的光,羊脂白玉一样,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再配着妖孽般的脸孔简直使者世间最惑人的妖精。

楚梦离觉得空气突然变得稀薄,自己有点透不过气,有点尴尬,心也跳得有点快。深吸一口气,这有什么啊?自己在现代也不是没有见裸模,他只是露个上半身而已。自己的反应是不是有点过了?想到这儿又觉得释然了。

陌轻尘嘴角挂着邪魅的笑意看着她。

“我还以为东辰太子整天无所事事呢!看了那堆折子,你也不是很清闲嘛!”楚梦离为了缓解气氛说道,开始动手换药。

陌轻尘展开双臂方便她拆纱布,楚梦离微凉的指尖不经意的划过皮肤,带起一阵酥麻,新鲜,异样又刺激,她身上有着淡淡薄荷的香气,很好闻,陌轻尘看着她娇小的身姿和小脸上认真的表情,心里突然溢出满满的幸福感,有一种想要把她拥在怀里的冲动。当然下一秒他也确实那么做了。


本文链接:http://lnacie.com/guanyuwomen/264.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