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助孕机构_南京助孕机构哪家好

(健康时报记者 李超然) “到了东京以后第一件事是吐口水。”7月18日,中国体育代表团第三批成员、部分媒体报道组等抵达日本东京,人民日报社赴东京记者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

(健康时报记者 李超然)“到了东京以后第一件事是吐口水。”7月18日,中国体育代表团第三批成员、部分媒体报道组等抵达日本东京,人民日报社赴东京记者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抵达东京机场后的通关过程中,最让他震惊的环节是唾液核酸检测。

唾液核酸检测是否靠谱?日本推行已有一年

“我太难了,花了十分钟吐口水!”多家抵达东京的媒体记者在落地后首篇报道里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日本的唾液核酸检测。

与中国普遍采用的鼻咽拭子、口咽拭子核酸检测不同,日本最常用的核酸检测方式是唾液核酸检测。

用来采集唾液样本的试管。 环球时报记者崔萌摄

中国青年报记者也撰文表示,在自测环节,小隔间的墙上会贴有柠檬、青梅等有助唾液分泌的图片,同时配有17种文字予以指导。而对于在机场和飞机上度过了大段时间、极少进水的乘客来说,采集足量的唾液确实成为了一个“小难题”。

2020年6月2日,日本厚生劳动省便决定使用唾液作为样本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因为鼻拭子检测要由医生等人员采集受检者鼻腔深处的检测样本。要采取措施保障采样人员不受感染,但日本防护物资的短缺限制了检测范围的扩大。

而唾液样本采集由受检者个人即可完成,减少了检测人员与受检者的接触,节省人力,更加简便易行。厚生劳动省同样也披露了一项研究结果,表示发病后9天以内进行的唾液检测结果与鼻拭子检测所获得的结果相比,两项结果相同的概率较高。

2020年5 月,美国FDA也为罗格斯大学新冠病毒唾液检测授予了一项新的紧急使用授权,是首个经 FDA 批准可以在家使用的唾液检测。

“唾液属于上呼吸道标本的一种,临床数据完全支持,唾液检测新冠病毒核酸的准确性和鼻咽拭子检测的准确性是一致的。”中日友好医院疾病预防控制处副处长郭丽萍在2021年7月19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

“使用唾液样本尽管更加安全简便,但可能只有病毒载量高的患者才能被检出。” 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蓝柯在接受解放日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相比鼻咽部,口腔的新冠病毒载量要更少。

东京奥运已有58名相关人员感染新冠病毒

国际奥委会19日在主新闻中心举行发布会,回应7月至今奥运相关人员共58人感染,是“可以想得到的事情”,并称“奥运村是安全的”,发生58人感染“比预想的少,也没想过所有人员都是阴性”,称当前在奥运村发生的阳性病例“不会在日本国内造成疫情蔓延”。

受德尔塔毒株影响,东京都疫情在上周快速反弹。7月18日,东京都内新增确诊1008例新冠感染者,17日新增感染人数高达1410人,创下近半年来新高。

有记者提出“奥运村一再出现病例,安全性如何保证”,国际奥委会奥运会部执行主任克里斯托弗·杜比回应道:“不存在‘无人感染’这个概念,我们应该重视的是在预防、检测和发现确诊人员这些环节中,完美执行防疫手册上的规定。”

国际奥委会公布的“东京奥运会竞技特别规则”,除了“疫情应对措施手册”规定的情况以外,参赛选手或团队若因在检查中出现阳性而无法出场比赛,将不算“失去比赛资格”,而是视为“弃权”并保留之前的比赛成绩。例如,进入总决赛的选手或团体如果“弃权”,将可获得银牌。

另外,该规则还根据竞技项目的不同做出了一些具体规定。例如,某支棒球比赛的团队中出现阳性反应的选手而弃权,那么目前的6队2组预选分组赛将以循环赛的形式举行。循环赛的前2名将进入决赛,铜牌则在第3名和第4名团队的比赛中产生。


本文链接:http://lnacie.com/zhuyundongtai/266.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