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助孕机构_西安助孕机构哪家好

昨天,新闻晨报 一篇《代孕女子口述实录》 引发网友关注 “手术室设在松江区一个废弃停车库里,每十几分钟就有一个人出来。没上麻药,他们用上十厘米长的塑料管,直接插进我的...


昨天,新闻晨报

一篇《代孕女子口述实录》

引发网友关注

“手术室设在松江区一个废弃停车库里,每十几分钟就有一个人出来。没上麻药,他们用上十厘米长的塑料管,直接插进我的下体,很疼……”小唐诉说时,面部不由得抽搐一下。

代孕女子

为了22万,她落入代孕黑机构手中

28岁的小唐于2018年年底从外省来到上海。由于投资等原因,欠下了大约20万元。她不想回到老家,也不想结婚。一个人胡思乱想的时候,小唐就在网上搜索“试管婴儿”、“捐卵”等信息,并在网页上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没多久,一个自称是汪正勇的男子联系了她,表示有机会让小唐挣一笔“快钱”。

代孕女子与黑中介人员“交流”记录


“他说捐卵挣不了几个钱,不如代孕来得快。”汪正勇说自己是“上海港湾助孕”机构的医生。胚胎植入的怀孕期不需要十个月,快的话,八九个月就能生出来。从备孕到分娩这段时间,他们机构包吃包住,如若成功还将得到22万报酬。

急于拿钱的小唐答应了,于是退掉租的房子,来到了密云花苑小区一套出租屋。


在废弃车库做无麻醉的胚胎移植手术

2020年5月10日,小唐等人被带到松江区某停车场,换乘另一辆车并戴上眼罩被拉去一处废弃厂房进行胚胎移植。

小唐告诉记者,在备孕的时候也曾想过离开,但身份证已收走,加上没有地方住,信用卡也逾期,她只好走一步看一步。直到上了手术台,心里还是很不安。

“做胚胎植入手术的是个女医生,也是一个孕妇。我头脑里一片空白,就像木偶一样任人摆布。女医生拿一根大约十多厘米长的透明塑料管,直接插进我的下体。没有打麻药,很疼。

很快,胚胎移植手术完成。然后小唐就出来,到休息室按要求平躺了大约半小时。等大家都做好手术后,她们又被戴上眼罩,上车离开。

地下医院


怀孕五个月时被迫做“减胎”手术

一个月后,小唐做孕检时发现怀上了双胞胎。但她身高才145厘米,且孕期严重贫血、缺钙。但对此,汪正勇说,等到怀孕5个月时再决定。

地下医院内部被遗弃的医疗设备和用品


小唐怀孕5个多月时,她被再次送入该厂房做“减胎”手术。

“我不知道要干什么。上车后,车子直接把我送到上次做胚胎移植的那间车库。”

医生跟说要给她做“减胎”手术,依然没有用麻药。“用一根很长的吸管,刺穿我的子宫,抽掉胎膜、羊水和软组织,一个宝宝就没有了。”

产后第四天,孩子被抱走她被拉黑

在小唐待产期间,9名代孕、捐卵女子与1名管理员阿姨同住在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吃住条件差,她们的身份证被没收,手机经常被检查。

分娩前最后一个落脚点


2021年1月27日,她剖腹产生下一名男孩,产后第四天,孩子被抱走,她因此获得约21万元报酬,该机构随后也把她从微信群里拉黑。

但此后,小唐对孩子产生感情,通过各种途径找到雇主家,希望见孩子一面,遭雇主拒绝后报警,警方目前已经介入调查。

上海松江区卫健委:已介入调查

3月17日,记者从松江区卫健委获悉,2020年10月29日下午,松江区卫健委监督所就会同松江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联合公安、城管、市场监管等多部门对位于松江区松胜路918号的这处废弃厂房进行调查。

经现场调查发现,在该地址厂房内发现设置有手术室、实验室、代妈休息室,相关人员逃逸,现场初步判断涉嫌非法从事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活动,相关设备器械予以收缴。

被遗弃的医疗设备


代孕黑产业链如此猖狂

希望涉案人员尽早被抓获!

来源:新闻晨报·周到上海(记者:叶松丽)、澎湃新闻


本文链接:http://lnacie.com/zhuyunxinwen/260.html

为您推荐